吾林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 > 《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正文 第253章 挨揍
    “小杰买了煮饭的家伙回去,应该开火了吧!明天带些干菜过去,头天晚上泡好,中午回来就可以炒了,他自己煮饭吃,比吃部队的大锅饭强些。”

    “锅碗是买了,煮不煮饭不知道!”王婷摇头,她是一问三不知,“他一个大男人,看着也不像会煮饭吧的?!”

    钱小凤瞥她,问她等于白问。

    大白拍着翅膀,扬着头‘鹅鹅’笑话她,都要谈婚论嫁了,连自己男人会不会煮饭都不知道……

    想看王婷羞愧是不可能的了,她脸皮比城墙还厚。眯着眼看它,突然偷袭踢它一脚跑了。

    钱小凤梁山听不懂大白的话,看它动作,也知道它在取笑囡囡,也觉着好笑就笑了。

    家里有了她们两个活宝,天天笑声不断,二老饭都要多吃一碗。

    灶屋本就不大,三个人都感觉拥挤,王婷跟大白还打打闹闹,搞得屋里到处都是灰尘飘,还妨碍钱小凤煮饭,将她们俩轰了出去。

    梁元福王启东换了衣服下来,看到那只大白鹅,凶残的追着王婷满屋子逃窜,那狼狈的模样让两人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脸通红。

    王启东愣了下,忙跑过去帮忙赶鹅……

    “七叔,你别追大白,它跟我闹着玩呢!”王婷护着头逃窜,瞥他一眼,忙开口阻止他过来。

    他们俩玩了好一阵子了,真有危险,灶屋里的阿哒阿嗲早出来了帮了,哪还轮得到他。没看小舅在旁边看着没过来吗?

    大白不但凶残还很傲娇,一般人不让人碰,阿哒阿嗲没经过它允许,都不碰它的,别说赶它了。

    严重伤了它骄贵的尊严,后果……

    “这鹅凶得很,连主人都啄,畜生就是畜生,不分家里人外人的。婷婷,我跟你说,你得打怕了它,下次它就不会啄你。”

    王启东边说边去踢大白,心里却高兴坏了,正愁没机会讨好大侄女,老天就赐他机会了。

    这回他知道收敛点,在别人家没敢下死手,要是在自己家,他早一扁担打死了。

    “去去去,再追,杀了炖吃。”挥着手赶鹅,凶狠地放话。

    王婷叹息抚额,心说:完了!大白最讨厌别人骂它,王启东还说要宰它吃,碰触了它的逆鳞……同情地扫了眼王启东,不作就不会死。

    大白怒了!

    爷跟自己妹妹闹着玩,跟他有个毛线的关系,拿它做伐子讨好妹妹,岂有此理。

    不追王婷了,掉过头来追击王启东,鹅眼里闪着凶光,“鹅鹅鹅”凶叫,翅膀拍在王启东腿上,就见他人往后倒飞出去。

    “大白,悠着点啊!别……”话没说完,就见人已经飞出去了。

    王婷捂着脸没敢看,她喊得慢了,大白已经出手了。

    “砰!”

    王启东已经砸地上了,“哎”了声,然后没有声响了,不知是砸晕了,还是吓到了,才没有声音。

    “做什么呢?闹那么大动静,拆房子呢?精力那么好,我看你们俩不用吃饭了。”灶屋里煮饭的梁山钱小凤,被外面的动静吓了一跳,以为出事了,二老忙走出来,训斥王婷大白俩。

    梁元福惊呆了,看看大白,又看看王启东,又看看王婷,半天回不过神来。

    我的老天爷,这只大白鹅真凶残,随便一拍,将人拍飞了,还好他没动手。

    梁元福拍拍胸,庆幸的同时想起囡囡警告过他们,让他们没事不要去招惹大白鹅,他们不以为然,没当回事。

    敢情是为了他们好!

    梁山钱小凤出来,见堂屋好好的,没哪里缺一块,墙上也没有洞,松了口气。

    “大白跟我闹着玩呢,七叔不明情况要帮忙赶它,我说了不用,七叔不听非要帮忙,还说要炖大白吃……”

    这不是找死嘛!

    王婷实话实说,可没想替王启东瞒着。大白都发彪了。

    “你七叔人呢?”钱小凤没看到王启东,问他们俩。

    梁元福往角落里一指。

    堂屋里点了火笼子,只有屋子中间点了一盏灯,角落里没有光线,因此梁山钱小凤没知到角落里的王启东。

    大白拍飞了王启东还不解气,又追过去抽打王启东。王启东刚醒眼,就见一团黑影扑过来,待看清黑影是那只大白鹅,抱着头躲避,“哎呦哎呦”痛叫。

    “婷婷,救我啊!”

    那惨叫,都快赶上杀猪叫了。

    众人吓了一跳,看过去,王启东被大白踩着抽打,左一下右一下,的确惨了点。

    “囡囡,还不劝着大白。”

    钱小凤想上去帮忙拖开大白,想想大白桀骜不驯的性子,还是歇了帮忙的念头,又回头喊王婷。

    发火中的大白,除了王婷的话,谁也不听。

    王婷讪笑,跑过去抱着大白,“好了,好了,大白,别打了,别打了,打死人了。”

    王婷自己劝着大白别打了,她自个趁机在王启东身上打了几下,以报他之前挑唆小舅的事。

    然后抱着大白闪了。

    王启东哪里知道王婷暗中打了他,只觉着身上痛得慌,好像骨头都要碎了,痛得他喊不出来。

    “四儿,快去看看启东伤着没?”等王婷大白进屋了,梁山要过去被钱小凤拦住了,瞪了眼傻站着的梁元福。

    梁元福这才回神,“喔”了声,忙跑过去。

    “七哥,你没事吧?”梁元福看他“哎呦哎呦”直喊痛,想扶他又怕碰到他的伤,手伸出又收回来,几次了最后不敢碰他,光傻站着。

    钱小凤看他那傻样,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回头仔细瞅王启东,见他身上没见红,应该没有伤。

    梁山蹲下,从头到尾摸了王启东一遍,才扶着他起来。

    “没事,骨头没断。”

    潜意思就是皮肉痛而已。

    钱小凤梁元福母子俩松了口气。

    王启东听到他的话,差点喷出口血来。什么叫没事,什么叫骨头没断?没见他被那鹅差点打死啊!人都晕过去了。

    心里骂梁山老不死的,眼瞎了,面上什么也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喊“哎呦”喊得更大声了。

    屋里王婷抱着大白偷笑,竖着拇指夸它干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