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林小说 > 科幻小说 > 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 > 《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回舌战
    却说宇文信带着三个孩子高高兴兴的回到府中,不想刚刚走入内宅二门,便看到他的妻子面色极为阴沉的迎了上来。

    “老爷……”元氏开口叫了一声,声音中满是怒意,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若是再在教养女儿的事情让步,元氏觉得她的两个女儿怕是要彻底变成没有教养的粗野小娘子了。因此对丈夫的称呼也由情意绵绵的“信郎”变成冷冰冰的“老爷”。

    宇文信与元氏夫妻几十年,岂不能知她要说什么,因此不等元氏说完,便抢先抬手阻止她,淡淡说道:“不急,有事回房再说。”

    元氏被堵的面色越发黑沉,严厉的瞪了两个身着男装,没有一点儿女儿家体统的女儿一眼,却没有收获到她预想中的,两个女儿羞愧的眼神,元氏的心被堵的越发透不过气来了。

    “女儿(儿子)拜见阿娘。”宇文悦带着弟弟妹妹向她们阿娘行礼,看着女儿穿着男装双手交叠双膝微屈行万福礼,元氏觉得自己简直无法呼吸。

    “哼……阿慎起来。”元氏冷哼一声,对行礼的两个女儿视若无睹,只上前扶起儿子,以此来表示她心中对女儿的极度不满。

    宇文信见状眉头皱的更紧,他一手一个扶起两个女儿,缓声说道:“佳娘,带弟弟妹妹回去好生歇着,明儿阿爷就给你挑选鞭法师傅。”

    “什么,信郎你要给佳娘选什么人?”元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声尖叫起来。

    “去吧……回房再告诉你。”宇文信向孩子们摆了摆手,然后对妻子淡淡的说道。

    元氏所受的教养让她做不出当众反驳丈夫的事情,却又气的不行,连呼吸的声音都越发粗重几分。

    宇文悦着实不愿意再做回她阿娘期望的没有一丝主见,只知道三从四德的懦弱女子,便低声应声称是,带着弟弟妹妹一阵风似的走了。

    看到女儿大步流星的走路,元氏觉得自己简直不能活了,哪有小娘子是这样走路的,连一丁点儿婀娜之态都没有了,这样将来还怎么能得到夫婿的喜爱!

    宇文信对于妻子一心将削去女儿所有棱角的做法很是生气,他难得的板着脸,也不招呼妻子一声,大步往上房走去。元氏愣了一下,赶紧迈着小碎步子跟了上去。

    走入上房,宇文信将房中的下人全都打发出去之后,元氏才紧赶慢赶的走了进来。

    “信郎,不可以再这样纵容佳娘了……”元氏喘息未定,便着急的说道。

    “阿蓉,佳娘的教养很好,她的教养在骨子里,并非流于表面的所谓规矩礼仪。我宇文信之女,不必守三从四德,不必以女诫女训为行事准则,宇文信此生若不能让女儿顺心如意,便白白活了这一世。我曾对你说过,为了佳娘倩娘一生畅快,我情愿去争夺天下,这话绝非虚言。”宇文信很严肃的对妻子说道。

    “信郎,你不能这样做,佳娘倩娘终是要嫁人的,为人妻子,怎可不守三从四德,那可是要犯七出之条的呀,难道你要女儿落个被人休弃的下场不成!”元氏惊呼出声。

    宇文信冷冷一笑,“若是不能对佳娘倩娘真心以待,无条件接收她们的一切,并且保证终生不纳二色,我又岂会将掌上明珠下嫁!”

    “信郎,世上哪有这等人,难道你要女儿终老娘家不成!”元氏简直要被她丈夫的邪说气疯了。

    “阿蓉,你说错了,不论到何时何地,宇文世家永远是佳娘倩娘的家,而不仅仅是娘家。”宇文信霸气十足的宣布,惊的元氏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信郎,这……这不合规矩!”过了好一会儿,元氏才无力的说道。

    “什么规矩?我是宇文世家的家主,我的话就是规矩。”宇文信今儿火力全开霸气十足,彻底颠覆了元氏素来对丈夫的认知。

    “可是……宇文世家的规矩并不是天下通行的规矩啊,女儿家总要是有夫有子,这一生才能完整啊……”元氏还是企图说服丈夫。

    宇文信淡淡一笑,很轻巧的说道:“那就让宇文世家的规矩成为天下的规矩好了!”

    元氏听了丈夫的话,几乎要昏过去了,这里还是她那个温文尔雅中正平和的丈夫,这般锋芒毕露的丈夫,让元氏感到极为陌生。

    “信郎,你疼女儿,为妻心里明白,为妻也心疼她们,可是您也不能那般纵着她们,还特特给她们做了男装,让她们易装出门,这……这若是被人撞破了,岂不是要坏了她们的名声么?小娘子若是被坏了名声,怎么还能有好男儿前来求亲?为妻就是疼爱她们,才要对她们严格要求啊!”元氏哀哀的说道。

    “阿蓉,乱世将临,唯唯诺诺的小娘子是活不下去的。从明日开始,除了阿妩有孕在身不方便,其他人包括你在内,每日都要学习强身健体之术,以增加体质,应对任何可以发生的事情。”宇文信板着脸,极为认真的说道。

    “不行,女子如何能做那般不雅之举!信郎,我宁死也不答应。”元氏激烈的反对,满面涨的通红。

    “你真的不愿意学那就算了,可是佳娘倩娘必须学。”宇文信见妻子一副宁死不屈的架势,心中突然有种烦闷之感,不想再和妻子多说什么了。他知道对他的妻子而言,那些所谓的规矩比天都大,若要让她不遵守那些规矩,的确比杀了她会让她痛苦。

    “不行!佳娘倩娘也不能学!”元氏立刻大叫起来。

    “佳娘倩娘必须学!你不是最是奉行三从四德么?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两条,想来夫人一刻也不曾忘记,若是佳娘倩娘不学强身之术,便是不从父命,这可是你之所愿?”宇文信自从那日听了长子之言,突然找到了一条对他的妻子百试百灵的好法子。

    “信郎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这不是要活活逼死我么?”元氏心中无比气苦,泪水刷的涌了出来。

    “阿蓉,女子当守三从四德,这不是你一向奉行的么,怎么我按着这样说了,你却说我要活活逼死你?那你倒是与我说说看,这三从四德到底要不要遵守?总不能如了你的心意时就讲三从四德,不如的心意便不讲吧?”宇文信满脸无奈的问道。

    元氏被丈夫堵的无言以对,明明她丈夫的提议全不合规矩,可她若是反对,便是不守三从四德,元氏心中也困惑了,她想不明白,在丈夫之意与三从四德相背之时,身为女子,到底应该怎样做才对!

    看到妻子满脸困惑,宇文信方才缓了声气,将妻子拉到身边坐下,低声说道:“阿蓉,我只问你一句,若是我也象别人那人纳妾,你真能毫芥蒂的接受么,我与别的女子欢好,让你独守空房,你能受的了么?你不要急着回答我,真的用心好好想想,我要的是你心里的最真实的想法。”

    元氏没有回答丈夫的提问,只是泪落滂沱如雨,她与丈夫极为恩爱,自然不愿意让别的女儿来分享她的丈夫。

    “我想但凡你心里还有我,就会不愿意的。若你受着那什么女子不得忌妒的规矩,眼睁睁看着我与别的女子生儿育女,岂不是要夜夜哭泣?难不成你想让咱们的女儿遵守这样的规矩,半生以泪洗面么?”宇文信低声说道。

    听了丈夫的话,元氏本能的拼命摇头,眼泪流的更汹涌了。此时她的丈夫并未纳妾,她只是想想那种情景,便有心如刀绞之痛,若是有朝一日宇文信真的纳妾,她一定会变成最疯狂的妒妇。

    “阿蓉,我们宇文世家已经是顶级世家的,说起来只有别人来奉承巴结你的,再没有你委屈自己迎合别人的,咱们的女儿也一样,身为世家贵女,就该有世家贵女的高贵骄傲,岂能用世俗规矩来约束我们的孩子。你也不用担心女儿们将来没有好姻缘,咱们的孩子个顶个都特别优秀,总有好儿郎慧眼识珠的。若他们不能无条件接受我们女儿的一切,那样的女婿不要也罢。”宇文信见妻子有所动容,便趁热打铁的说道。

    “这……世上也只有信郎你这一个啊!咱们总不能真的让佳娘倩娘终老家中吧?”元氏抬眼望向丈夫,眼睛里充满了爱意,柔柔的说道。

    宇文信笑了起来,“放心吧,孩子们自有孩子们的缘分,不用着急,我只担心将来你会挑花眼的。阿蓉,我知道你不愿意在人前习练强身之术,不若每日我在房中教你,你身子强健了,我也能更放心些。”

    趁着妻子被自己迷的魂不守舍之机,宇文信和缓的提出要她在房中锻炼身体的要求,元氏一时不察,迷迷瞪瞪的就点了头。

    宇文信见状心中暗喜,他已经动摇了妻子信仰的根基,假以时日,他相信一定能彻底转变妻子的观念。一家人,总要有同样的观念,这日子才能过的有滋有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