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林小说 > 科幻小说 > 盛世冥宠:嫡妃归来 > 《盛世冥宠:嫡妃归来》正文 068,再娶
    明老封君这是在告诉元国公夫人,不要多管闲事,北安侯府对元薇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元国公夫人脸色倏然铁青,继续逼问,“老封君是认了那个姨娘,还是因为姨娘腹中孩子?”

    若是为了孩子,元薇收养就行了,若是为了魏婉宁,元国公府就不能坐视不管。

    “薇儿,这几日你不是经常念叨想念你母亲吗,府上最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你跟你母亲回去住些日子吧。”

    明老封君将目光对准了元薇,元薇猛然一愣,不安的看向了元国公夫人,元国公夫人也是皮笑肉不笑,“薇儿是北安侯夫人,已是出嫁女了,回娘家算怎么回事,若是惦记,写了书信回来就行。”

    “是啊,孙媳还要留下来孝敬您老人家呢。”元薇赔笑。

    明老封君却没给面子,一只手转着佛珠,“我也不忍心骨肉分离,宁儿和孩子,北安侯府都要留,元国公夫人若是觉得不公允,咱们上御前说说理也成。”

    这话已经是很不客气了,元国公夫人眼皮一跳,“因为这么点小事,就闹上御前,会叫人看笑话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处处都要依着你国公府,你要逼死我这个老婆子就直说,能接受宁儿就留下,若是接受不了,肃儿和薇儿就和离,日后婚嫁各不相干!”

    明老封君气不过,好说歹说就是装傻充楞,气的她心肝儿都疼,元国公夫人脸色有些挂不住了。

    明肃冷着脸,看元薇的神色有些冷,元薇心一凉,张张嘴想解释什么,转头一想起魏婉宁有了身孕,实在气不过。

    “老封君莫要生气,薇儿不能替北安侯府传宗接代是薇儿的错,元国公府之所以不同意是魏家丫头做平妻,并非善妒,只是魏家实在特殊,若是换成旁人家,我们也不会来此一趟,事关朝廷,更是非同小可。”

    元国公终于开口了。

    明肃挑眉,“皇上从未对魏家定下任何罪,宁儿来北安侯府也非一日,魏家大房的小姐还被册封的身份,还有咏阳郡主也是皇上亲自赦放,元国公又何必跟一个弱女子过意不去,皇上圣明不会为难一个小女子,况且,罪不及出嫁女。”

    翁婿两直接就杠上了,一点情面没留,元国公眉头紧皱,隐有些不悦,“为了一个女子,北安侯当真要如此决绝?”

    “非也,宁儿怀的是我北安侯府唯一的子嗣,还望元国公谅解一二。”

    元国公深吸口气,见此事已经无法扭转,站起身,“这是北安侯府家事,我一个外人不好过问,告辞。”

    “父亲!”元薇总算是看清了局势,明肃是铁了心要给魏婉宁一个身份了,自己根本改变不了,若是阻挠,明肃宁可舍弃了自己。

    元国公回头看了一眼元薇,眸中略带警告,不要让元薇继续纠缠不清,只会惹明肃厌恶。

    元薇努力扬起一抹笑意,“是女儿不孝给父亲添麻烦了,这事是女儿想歪了,侯府有了子嗣是好事,魏妹妹也是大功臣。”

    “你想通了便好,在家要好好孝敬长辈。”

    元国公和元国公夫人是铁青着脸色离开的,没法子,谁让元薇无子呢,本就是不占理。

    元薇朝着明老封君跪下,“是孙媳不懂事,求祖母责罚。”

    “不必了,你回去休养着吧,我也乏了。”

    明老封君越发不待见元薇,临走前又对着明肃说,“宁儿身子弱,你别去招她不悦。”

    “祖母放心,孙儿明白。”明肃说。

    元薇紧咬着唇,这话就像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她脸,她已经不知不觉中惹了明家两位厌烦了。

    一连三日,明肃未归家,那日发生的事魏婉宁也知道了,情绪有些波动,只一直强忍着。

    “夫人,夫人,圣旨来了,侯爷让您去一趟前厅。”

    魏婉宁诧异的看着丫鬟,换了一身衣衫去了前厅,圣旨已下,册封了魏婉宁三品淑人的身份,以及一套凤冠霞帔。

    “恭喜夫人。”

    道喜的人源源不断,魏婉宁手里握着明黄圣旨,屈身叩谢,还给了赏钱。

    明肃道,“今日起,你去庄子上住几日,等府上安排好了,我用八抬大轿接你入府。”

    这是要重新再娶魏婉宁一次,而不是普通的抬了平妻,只有家里人知晓。

    魏婉宁心头一紧,怔怔的看着明肃,明肃宽大的身子上前,揽住了魏婉宁的肩,“我已经派人给咏阳郡主送了信,这么多年不见面,你们母女之间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眼眶的晶莹泪珠没忍住,滑出眼眶,“侯爷待我这样好,值得吗?”

    明肃沉声,“我早就想这样待你,只是委屈你多年了,宁儿,留下这个孩子好吗?”

    魏婉宁忧思过虑,身子骨实在太弱了,根本经不起刺激,即便是魏婉宁嘴上不说,明肃一眼就看出来了。

    “院子都已经安排好了,一会我送你去。”明肃在魏婉宁面前极少发脾气,处处迁就,哪怕是魏婉宁给冷脸色,也从不计较,向来都是温和的。

    “好!”

    两人一块出门的消息落入元薇耳中,元薇一口气没上来,怒极攻心晕了过去,紫玉掐了人中才醒来。

    “他……他竟然如此狠心,要十里红妆大摆宴席娶一个罪臣之女,简直疯了!”

    元薇嫉妒的发狂,照这样下去,魏婉宁迟早有一日压在她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