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林小说 > 历史·穿越 > 师傅在上之灵珠传奇 > 第七十三章 投诚之礼
听书 - 师傅在上之灵珠传奇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十三章 投诚之礼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众人入座,酒席开始。只莺莺燕燕的舞娘身穿绫罗舞衣,轻踏乐点而来,身上佩戴的饰品随着舞步的变换发出轻微清脆碰撞的声音。

    舞娘虽美但台下观舞的几人却有些心不在焉,席间晚清烟偷瞄了几眼这而立之年的太子,只见他盯着台上舞动之人眼神中流露出些许贪婪的目光,甚是有些传闻中纨绔子弟的意味。晚清烟不经微微皱起眉头,开始担心这位太子是否真的如表面这般不学无术,还是在有意的隐藏自己的实力?如果太子真的如传言中所说的那样,那他们这步棋是不是太冒险?

    随着音乐结束一阵掌声打破了晚清烟思绪,他看向旁边的沧澜与他眼神交换,沧澜微微点头已示收到指示。飘然起身走向大殿中央双膝跪地向主位上的太子上奏道“草民沧澜有事与太子殿下相商,请殿下屏退左右。”

    太子心知这几人被景硕带来必然有重要的事情,于是抬手一挥屏退了下人与舞娘、乐师们,仅留下晚清烟、沧澜、淸陌、景硕四人。

    太子看向大殿中那一抹青色长衫,只见他亭亭而立、不骄不躁、不卑不亢面上还带着礼貌的微笑,丝毫看不出是毫无尊位的一介草民所能养出的天然气质。像是对这样的人物多了几分兴趣,微笑的说道“先生不必过谦,本太子已屏退左右,不知是何事需与本太子相伤?”

    沧澜听闻主位上之人的问话,从袖口中拿出一个小锦盒递与太子面前说道“回殿下的话,此物为草民几人的投诚之礼还望太子笑纳~”

    景硕之前虽与太子说过会带几位高人来,却未说明具体事物。太子疑惑的接过那个普通的小锦盒,心里并没有过多的期待这锦盒内放置什么珍宝,世上的珍惜之物他已见过十之有九,一般的寻常之物也确实入不了他的法眼。

    打开锦盒,发现里面存放着一封封信件于是疑惑的看向主位下的沧澜。

    “殿下打开一看便知。”

    晚清烟一直在一旁观察着太子的神情,只见他打开了其中一封信件看起来,神情从期初的微皱眉头变成眉头耸立,又突然疯狂的打开了所有信件仔细认真的看起来。待所有信件都阅读完毕,太子仰天长啸兴奋的神情不言而喻。连忙起身走下主位来到沧澜面前,扶手作揖的对这位天人仙资的神秘人物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诚恳的说道“感谢先生为我带来如此大礼,这礼物比任何稀世珍宝都要宝贵,救我于水火之中,让我日后终于能够高枕无忧的继续身后之路。”

    晚清烟坐在一旁看着这二人的一来一往很敏感的发现太子从看完信件后对自己的称呼从“本太子”瞬间变成了“我”,心里偷笑道这大苍太子还真是识时务啊~

    沧澜见太子对自己行如此大礼,赶忙扶起他说道“太子不必多礼,我等也是迫不得已、走投无路想求殿下的庇护,故献上大礼。”

    “不知先生如何得到这些密信?”

    “过程如何,还望太子不要深究。我等也有自身不得已的苦衷。”

    正在太子在为沧澜的话感到困惑时,一旁的景硕开口了“太子哥哥,他们是景硕的朋友。当景硕身陷敌国被迫和亲时,是他们不顾自身安全救我于水火中,在敌国调查的过程中才发现这些与安王哥哥有关的点滴线索。之后我又冒险带他们进入安王府调查事情原委,这才好不容易找到了安王哥哥确凿的通敌叛国的证据。”

    “哦~那你为何不在拿到证据后直接交给父王,却要交给我?”太子听着自己这个皇妹极力的在为他们几人解释,觉得这逻辑推论确实没什么漏洞,却不明白他们为何选择自己却未选择皇上感到困惑。

    沧澜见景硕对太子的问题有半分的迟疑,于是马上回答道“世人都知现在的大苍皇帝身体有亏已长时间未管理朝政,虽还掌握部分权利但已经是强弩之末。大苍的大部分权利已分化到安王与太子您的手里,如若我们直接将证据交于皇上,只怕此时的皇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大胆草民,怎可在背后如此议论苍皇!”太子听见沧澜的如此评判,虽只寥寥数语但犀利的一针见血分析了现下大苍纷乱的朝局,心中不由的钦佩起来只是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到的。

    沧澜也早就摸透了太子的心里,知道他并非真的生气,只是当着他的面这样议论当今皇帝确实有点驳他的面子。于是不卑不亢的双膝跪地对太子深深一拜说道“草民并非有意冒犯,请殿下赎罪!”

    “先生既已知错那就快快请起。先生的言论虽然并不好听,但却句句见血的分析出现下大苍朝局。如今这证据在我手,还需与几位好好商量一下应对之策。已便于彻底扳倒安王党羽。”太子毕恭毕敬的扶起沧澜拉他坐与主位旁边的位子侃侃而谈起来。

    宴会结束晚清烟三人被太子安排在东厢房就寝而景硕却留了下来,待众人离开后景硕与太子转身走至大厅内的一间秘密隔间内。

    “皇妹,你让为兄留下来可是有什么话要说?”太子一改往日刻板刻薄的样子,语气缓和的说道。

    “确实有件事情压在景硕心中多年,今日便打算与皇兄一吐为快。”

    听到景硕这么说道,太子来了兴趣,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扬,饶有兴趣的问道“哦~何事如此重要?”

    “太子哥哥,你可还记得你的母妃当年之死吗?”

    听到此处太子的脸色变了变,似是不愿在提起当年的那些痛苦的回忆,但还是回答了景硕的问题“当然记得我母妃病逝的那一幕,想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太子眼中精光突现的看向景硕,警觉疑惑的问“皇妹为何突然提起此事?可是有何不对的地方?”

    景硕本已做好心里准备,却被太子冷峻专注的目光盯的发毛,镇定了一下心神说道“你的母妃就是被当今皇后毒死的···但是我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真的,也只是我小时候误入冷宫听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婆婆疯言疯语讲的···”

    “什么?!”

    “是的,太子哥哥的母妃并非死于天灾而是死于····”

    “那你可有证据?”

    “暂时还没有,但听说冷宫中的那个婆婆便是当年伺候你母妃的大宫女。当时这事情一出,父王一气之下一部分下人被遣送出宫,一部分便被打入冷宫中。可是这些人之后却都相继意外身亡,想必这并不是偶然。必定是有人在杀人灭口。如果皇兄想查出当年真像,不妨利用自己在宫中的眼线调查一下冷宫中的那个婆婆。”

    “我不能仅听你的一面之词,就欲加断定此事与皇后有关,还需再细细调查一番。”

    “景硕只是来告诉皇兄我所知道的一些细小的线索,至于后续的事情还需皇兄自行调查了。”

    “知道了,后面的事情就交给皇兄我吧。我会派人调查的。不过也是谢谢皇妹将此事告知。”

    “不客气皇兄,大势所趋我也总要站在一方吧。这也算是我自保的筹码。”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