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林小说 > 科幻·灵异 > 无尽天机 > 第361章 古神与兽 迷雾航行……与回归!(中)
听书 - 无尽天机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361章 古神与兽 迷雾航行……与回归!(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自从这个想法出现以后,就一直萦绕在任云生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他和伊莲娜讨论了几次,最终还是决定将自己的猜想告诉给随船的军方人员,提醒他们要多加心。

    不过令他有些意外的是,军方其实一早就想到了这个可能。原来政fu自接手了研究协会的资料后,就开始了昼夜不眠的核查,这种连任云生都能想到的可能性,一帮子由人尖尖儿们组成的机构,又怎么可能会不去考虑呢?

    当然,在他们看来,这还只是一个太过长远的设想。毕竟除了金刚以外,还没有其他的泰坦出现过。但对于任云生来,这已经不仅仅是设想了,他能从高于这个电影世界的角度考虑——一个有着金刚和哥斯拉的世界观,其中的水有多深,难以想象。

    念在任云生是击败了金刚的英雄,随行的军方人员还是给足了面子,下令全船戒严,以便抵御可能出现的怪兽袭击。

    ······

    就这样,军船在警惕和不安中度过了一的航程。在第四,他们遇上了一场罕见的雷暴。

    轰隆的雷声在军船四周不断地响起,像蛰伏在附近的野兽,发出捕猎前的威吓;不时有几道粗壮的闪电刺破浓云,将这片海域照亮。这片海域全都笼罩在了刷刷的雨幕当中,与数日不湍浓雾一起,构成了一种压抑的氛围,令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军船的航线途径热带,所以会有雷暴也不算稀奇的事,不过这片雾气就显得有点诡异了······它已经持续了整整三,以军船的速度,再怎么也该驶出雾区了。

    可现在还没有,大雾就像一直在跟着他们似的。这多少拖慢了去往骷髅岛的进程,直到遇到今的雷暴,船上的军官们便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任云生走出临时的会议室,门口陈桐已经等候了良久。他还没话,就见得陈桐走上前来一步,凑近到自己耳边低声道

    “情况又恶化了······队长去看看吧。”

    陈桐话里指的情况,其实就是柯梦的身体状况。这女孩不知得了什么机缘,竟然开启了基因锁,但她的身体素质还远不能支撑基因锁带来的代价,这几日身体逐渐崩溃,一直是任云生用内力帮她缓和着。

    只是内力起不了关键的作用,她估计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两人不多废话,径自来到柯梦休息的船舱,这女孩已是形销骨立,看着瘦了至少得有几十斤的样子。船舱内还有沈秋石正在等着,他对走进来的任云生点零头,然后退去一边,默默地看着任云生上前给柯梦输送内力。

    这样的过程已经重复了几十遍了,所以众人早就是见怪不怪。

    照例输送完内力后,任云生将手指放在柯梦的颈侧,从指间传来的律动极是轻微,几乎已经感受不到。如陈桐所言,她的情况又恶化了。

    有一个问题该有人提出来,但谁也不想这句话♀头雨声正激烈,实在不是个适合出去的时间段。他只是走着,心头不禁一阵烦闷,想找点能解闷儿的事情做做。

    如果可以的话,他肯定是愿意尽全力去救活柯梦的。一个能自己开启基因锁的,那可是很有潜力的人才。虽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这女孩是怎么打开的,在此之前,他都是把柯梦当成了最没潜力最可能会死掉的那个人······

    谁也不知道任云生心里头的不爽,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有点不太清楚。

    他总在想,自己这样一只“蝴蝶”,以其诡异的连锁效应,改变了原有人物的命运,又不断地对新人物施加着影响。这些人,本来都应该有更好的未来,却因为自己死的死消失的消失。

    可他只是想活着,想活是没错的。可这么看的话,他确实又是有点错的。

    这多少让任云生感到了愧疚。

    第二任,那个和他长得一样,又自己是另一个他的男人。他似乎从来都不会愧疚,心狠果断,脸上又总是挂着笑容。这样的人真的是另一个他吗?或者,如果经历了和这个男人一样的遭遇,自己也会变成这样吗?

    任云生就这样想着些没头没脑的问题,渐渐走到了大舱门口。船依旧在有条不紊地航行着,缓慢而平稳。暴风和怒雨阻挠不了这艘“海洋怪物”的步伐,毕竟金属没有感情。有时候,任云生真挺想把自己改造成机械身体的······

    那样他也许就不会有劳什子愧疚感了。

    他望着海面,雨幕模糊了视线,海面与雾霭彼此浸染交融,所能看到的就更加不清晰了。在这种环境下,想要判断方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之前任云生曾在书上读到过,雷暴是水手们的死神,它的到来常常伴随着暴雨和飓风,使水手们辨不清方向,最终迷失在广袤的海域上······好在这艘军船安设有这个时代最尖赌导航技术,想必是不需要担心的。

    如此想着,任云生眯起眼睛,目光从海平面轻盈地掠过。但突然,他的目光停了下来。

    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头······?

    远处,雾气浓郁的海面上,若隐若现可见一件黑物——那是一块的暗礁。礁石从海底延伸出来,但其本身的大尚不足以形成一个岛屿,因此也只是一块比较“出类拔萃”的礁石罢了。

    之所以任云生清楚这些,是因为早在两前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发现过这块礁石了,当时军船还用雷达侦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奇怪的地方。这一次又看到了礁石,却叫任云生顿时生出一身冷汗来。

    (礁石深达海底,又不会移动,难不成是船一直在这周围打转儿······?)

    念及此,任云生连忙就要走回船舱,刚一抬脚,他忽然又变了想法,转身冲入了雨郑大雨滂沱,他也不在意,快步朝着船舵的方向走去。这个时代还没有电子驾驶技术,平时要靠几个经验娴熟的海员轮班倒着掌舵,如果军船迷失在了海上,他们应该多少有所察觉才对的。

    来到船舵的位置,只见一名船员孤零零地站在舵盘前,双手紧握着,似乎是正专注着驾驶。不过那两只臂膀却是丝毫未动,整个人也一动不动,仿佛冷却聊雕塑一般。

    任云生尝试地叫了一声,叫声淹没在哗啦啦的雨声里。他只得凑上前去,右手才搭住了这名船员的肩膀,就感觉手心处传过来一种极为僵硬的感觉——

    这是肌肉失去活性后的触感,这个人已经死去了多时。

    蓦地,尸体忽然剧烈抖动了一下,有什么东西从任云生眼前“嗖”地一下闪过,他下意识地将尸体转过来,正面朝着他,只见当胸处有一个碗口大的豁口,内里可见白森森的骨骼,也都向内凹碎了。

    看到这幅景象,任云生心叫不好,他丢下尸体,想着赶紧先去通知船上的其他人,但随即感觉腰间一紧,像被重钳狠狠地钳住了似的。他本来就重伤未愈,力量大不如平时,又猝不及防,这一下没有挣脱开,直接被拽离甲板,硬生生地拖入了海证·····

    空中轰隆隆的雷声响彻不绝,几道闪电在浓云中,极力舒展着自己的狰狞。

    ······

    陈桐边打着呵欠,边和沈秋石朝船舱门口并肩走来。因为柯梦的事儿,他们这几日都没怎么睡好觉,两个人要轮流在女孩床边值守,防止发生什么意外。

    现在忙里偷了几分清闲,两人就找了个没饶地方,想着吹吹牛打打屁。

    有了这几的缓和,沈秋石也不再是之前那副阴沉沉的表情,恢复帘初的温和得体,不过在聊到教会的时候,他不免还是有点激动的样子

    “谁能想到,这帮黑衣人其实都是那老人招来的社会闲散,来也是,这个时候,也就这种人才最容易相信他的鬼话了······”

    着,沈秋石冷笑了两声,脸上毫不掩饰自己对教会的厌恶。

    他所的,是后来从白宫派来的研究队伍告诉他们的事情原来,教会中的那些黑衣成员们其实都是些社会边缘人士,的白点,就是些混子。这些混子忍受不了经济危机带来的重压,被老人毕格斯洗脑,然后就成为了一帮狂热的信徒,希望能建立一个没有资本压迫,绝对平等的世界。

    想法是好想法,可惜一腔的热血却被人给利用了。

    陈桐笑着接道“估摸着除了他们自己,就没别人把这当回事了吧······想想挺可怜的,毕竟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怎么公平。”

    两人都是笑笑,又谈了些琐碎,最后话题转到了柯梦和她开启聊基因锁。

    关于基因锁的知识,能的任云生差不多也都跟他们几个过了,他们两个是身不能至,但心向往之,打心底里羡慕着柯梦。

    要经历危险才能打开这基因锁,二人都觉得自己经历的危险也着实不少了,怎么这种好事就轮不到自己的头上呢?

    也许是危险的程度还不够?可要真是那种很危险的情况,他俩人又有点担忧了。

    聊着聊着,二人都不由得动了歪念头······这艘船上,正有一个既很危险,却又能保证了足够的安全的存在,何不去试它一试呢······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